是木吒不是哪吒

两个没有关联的短小段子

1.

“我记得你对你父亲说我们之间不算爱”,Magnus语气平平,他的手指动了动,给手上的液体施了个小魔法。

他把酒杯递过去,Alex注意到他今天换了蓝色的指甲油。

“哦不,我的意思是,那让我有点无所适从”,Alex听见自己的声音干巴巴,他很快地喝了一口酒,觉得自己一定蠢爆了。

Alex有些局促地摸了摸杯沿,试着观察Magnus的神情,说实话,对方看上去确实有魔力极了,这当然不止是描述他那些浮夸的亮粉、混合历史感的穿着或是他的巫师身份。

Magnus没什么表态,他开始给另一杯酒一点小魔法,他的嘴唇抿了抿,那让他有点该死的可爱,Alex注意有一瞬间他又变成了黄绿色的猫眼,他摸不准巫师是不是有些生气。

于是他走过去吻了他。

他的唇齿擦过Magnus的,磕碰中他感觉到巫师的嘴角有一点上升的弧度。

“其实你只是想要这个”,Alex含含糊糊地说。

他嘟囔道,“但我意识到我是货真价实地爱你”。

“是的”,Magnus的嘴角更上扬了些,他们贴得更近,加深了这个吻。



2.

好吧,Alec走进房间时可没料到这个。

一个半裸的、侧躺着的Magnus。他暗红色丝绸的绣金衬衣松松垮垮散在腰下,麦色的皮肤在昏黄吊灯下隐隐约约,在某些角度反射出一些光。

“你也许能告诉我为什么要在自己身上搞一个恶魔陷阱。”

Magnus把努力在右肩涂抹的手放下来,哦,颜料是深蓝色,和他的指甲油很配。

“Clary想召唤个大家伙,我想魔法阵可能有些不够用。”巫师看上去有些意外,但暗影猎人只注意到他在说某个词汇时眉毛挑得高了一点。

Alex觉得热度有一些浮现在他皮肤上,他猜自己一定是脸红了。

“那 那么,我是说你应该不会有危险吧。”

该死的,对面可是整个布鲁克林最强的巫师,说完这句话Alec就后悔了,他现在一定像个情窦初开的小男孩,他想他得快些离开这,以免说出更多蠢话来,也许再呆久一点,会做出什么蠢事来也说不定,天知道那可是一个半裸的Magnus。

“Alec”,他听见Magnus呼唤他,那声音简直像是实体化了,它们粘着在他皮肤上。

“怎么了”,他不得不转过身去面对他。

于是神秘的东方巫师向他走来了,他瞳孔深处的光在昏暗的房间里像是猫的眼睛,Alec苦丧着脸地发现,这一回他又不能呼吸了。

“我假设你为我而来。”

他听见巫师这么说道,这一回,他不能回答了。

Magnus覆盖住了他,Alec发现他轻得像是一片沾了雨水的常青藤叶子,现在那些温热而粘腻的触觉全部钻到他皮肤里去了。

巫师的手完全接触到他的,所有被拂过的地方像被他惯用魔法时出现的蓝色的火焰灼烧着,滚烫了起来,Alec听见自己的喘息,他迟疑着,把手从巫师肩头挪下来,摆放在了对方的腰际。

那里湿润且光滑,Alec揣测是自己沾染的油彩糅合了对方的汗水,他没想太多,停也不停地给了巫师的脖子一个吻。

“good boy”,Magnus的声音有不分明的笑意。

“恶魔陷阱已经画好了,现在,让我们来做一些魔鬼干的事。”